图片
会员登录
登录账号:
登录密码:
验 证 码:
您好,您已登录
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
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
图片
新闻搜索
 
 
 
 
茶叶资讯正文
苗族的家族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7-02-11 19:31:5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

苗族习俗:
  家庭生活----多为小家庭。大家庭中谁先成家,谁就先分家独立生活。所分财产一律平等,父母生前自留一份养老财产。
  宗祧继承----苗族对宗祧继承观念深刻,无子孙者,必过继一兄弟之子,以为过老和继承财产。
  社会生活----苗族社会中,最热闹的活动,多为“走客”、“节令集会”、“游方”、“议榔”等。“走客”有两种形式,一为正式走客,一为机会走客。正式走客为主家有喜事,事先与亲友约定日期而至,宾主无伦多少都同桌而聚,席间畅酒而歌,相互对唱。“议榔”为苗族社会中的一种会议制度,是村落社会中的一种不成文的法规会议。其以解决各种纷繁的人与人、家庭与家庭、宗族与宗族、地域与地域之间的矛盾而制定的松散性会议(即为“少数民族习惯法”)。
  其他风俗----婚姻、丧葬、过年、敬桥、吃新、登高、划龙船、招龙、抬猪、吃牯脏、摇马郎等
  革家习俗:
  民族信仰----革家崇拜祖宗,自制长形大木鼓,作为祚的象征,祭祀祖宗时专用。
  衣着服饰----革家民族服装,以花、红为特征。花见基蜡染,红见其刺绣。
  歌舞庆典----革家喜欢唱舞,故有“革乡即歌乡”之称。不分男女,不分老少,自编自唱,充满浓厚的乡土气息。革歌可用革语和汉语来唱,由于受唐宋格律的影响,曲词高吭,委婉动听,旋律独特。
  其他风俗----革家风俗很多,其中还有:“芦笙曲词”、“踩亲舞”、“结发而异”等。
  家族 革家聚族而居,多为一姓一寨。大寨为塘都寨,次寨为枫香寨。有廖、罗、李、王、杨、兰、吴、高等二十地姓氏。 革家由阴、阳二系管理家族。阴系为宗教组织,阳系为家族行政机构。 革家家族。同祭一个“祖鼓”。祖鼓系用一节4.88尺长、1.2尺以上直径的香樟树根,凿空制作, 内藏银铸心、肺一具,一本头尾都是大月的历书,一对笔,两支墨、五色丝线和五谷等。两端用牛皮蒙住,周围用铁钉钉住,存放在一个家族(宗族)内。每户堂屋内向左侧的板壁上,已留有一个洞孔的祖鼓洞。革家祖鼓,象征祖宗,为革家的传统信仰、崇拜祖先的精神支柱。它是团结整个家族(宗族)的纽带,是革家人们信仰、崇拜的图藤标志。家族成员,即为一祖公血缘之后裔。其氏族均有不可侵犯的地域界限,设有界标作记,有公山、公田、公土及其它公共财物。家族下分有五个房族,称“渣计渣甲”。为同宗始祖的五个支系,每一支系下为家族成员,以族权指挥。 房族为同姓家族的一支,辖各家庭。革家实行一夫一妻制。多为二、三代同堂而居。以年长、字辈高、德高望重之男性为家长。子孙均有家产继承权,父母多辅幼子居。无儿之家,有抱养子之习。父子连名,班辈不乱。 各家族由阴、阳二系处理族中事务。两系首领各司其职,均为义务性,无报酬,不世袭。 阴系首领由长房、二房之男性成员担任。 设立“盎嘎、盎梗、常颇、典老、典汝”等职,族长“盎嘎”即阴系族长兼祭祖师。业经专门训练,通晓族史,熟悉祭祀礼仪,在族中享有声望。次首为“盎梗”,为芦笙大师。也需训练,通晓芦笙词、曲。“盎梗”或“常颇”之职,由“大学匠”长者担任。“常颇”为第三首领,除参政外,于大祭祖时扮演祖公、祖太之化身。“典老”、“典汝”为阴族长的大、小助手。阴系首领之任免,十至二十年举行一次,于大祭祖时,族长当众以蛋问卜作决,故阴首系职位任期较长。 阳系首领则有阳族族长和五房组成。族长民族推荐。族长由办事公正,熟悉族规、族法、能说善辩,享有重望的人担任,族长主管阳事,即制定和执行家族法规等事务,其任期较短。 阴阳三系各司其职,重大族务或处理疑难事务则共商共议作决。 阳系首领调解纠纷无效时,阴系则出面聚所有家族,令纠纷双方站在祖鼓前发誓,用射箭、抽签等法进行裁决。受罚人不服,可 受罚后对祖宗起誓伸冤。 违家族法规者,阴系组织以祖宗名誉惩罚,轻者宰鸡、鸭、猪、羊赔礼,重者令穿祖鼓鞋,开除族籍,剥夺其家族中的一切权利和没收其所有财产。 阳系之惩罚多以刑罚为主,轻者吊打或绳捆,令游寨示众,重者则罚肉百斤、酒百壶或没有财产,直至捆绑投河处死,今已废除。
  居住、饮食和待客礼仪 革家喜聚居,村寨多至几百户,少则数十户,多居壑谷和高山腰中。房屋多为三间木瓦房。 饮食,以大米为主食,喜吃糯米,辅以小米、玉米等。 待客礼仪革家来客,劝饭重于劝酒,递烟重于献茶,宾至,闭门高歌敬酒,客返则设卡敬酒欢送。 革家崇拜祖宗,有每餐必供之俗。饭前,先以酒饭祭祀祖宗,祭毕,始开食。 宾客来至,设席于长桌,摆在堂屋中,主宾按辈份分两边依次入座。也有主宾交叉坐。喜于吃转转酒,自长者始,分别敬客人,客者则以口代手,一饮而尽。敬酒者随之挟菜给饮者下酒。依次敬尽,谓之酒令。席间革家喜好劝饭。饮酒毕,姑娘、媳妇立于席侧,为客添饭,一碗未尽趁客人不注意,又进一碗,接二连三为客人添饭,直至宾客剩饭,主人亦不深究,但以客饱为欢。无论何家有亲朋好友至,亲房、邻居皆设宴招待,一日数家,多则十多家,待客极诚,情意颇浓。妇女去参加宴会,有包肉回家之习,用玉米包叶或菜叶包一小点菜肴带给公婆或儿孙,以示尊老爱幼。
  服饰 革家服饰男简女繁,女装分盛装、便装二种。女盛装。也称古装。少女头戴红缨帽,妇女则戴花冠帕,两者均着蜡染刺绣花衣,罩以贯首飘铠、下着百褶短裙,腰系围裙片。围裙片带丝带流苏,颈配以玲珑银饰。脚小腿裹以红色刺绣绑腿。红缨帽为姑娘特征。顶为平圆形,中心以青布挑花折绉圈成,中留圆孔,外围环形推珠,边垂红缨须线,圆顶帽后拖镶小幅蜡染花巾。戴时外系银抹额或留苏小花带,丁部插一枚一端尖一端方之银簪。相传窘缨帽是武将的头盔,就是“兜鏊”。元一革单位先民在古代作战有功,皇帝嘉赏的。武将希望女儿继承保持他的衣冠,让后辈子孙不忘祖先,当年的显赫,酒器把红帽授予女儿戴,世代相传。花冠帕为中年妇女古装头饰的象征,长丈余,以蜡染镶制而成,似鸡冠,多于祭祖混婚丧喜庆穿戴,贯首衣,亦名“背牌”。又叫“盾牌”,古称“穿贯牌”族称“弄铠”,直译“一个铠”。 蜡花衣,又名“四块衣”或“四块瓦”,衣盖膝,其下端为对襟四块,背部两块搭在臀部两侧为正方形体,用丝绒绣花纹垒镶在绣花上方,红(绣花)白(蜡花)衬映,显得夺目;胸襟的两块,与背部的两块相对,未 刺锈,唯点蜡花布满衣服之上。 围裙片(布),族称“胖玺”,正方形,用黄、红、白丝绒绣四瓣花、虎头花。四瓣花中间绣栏杆隔着,上端两头各缭一根花带作绾围裙片(布)用,边缘用白、蓝布镶边,中间则点两个相等的铜鼓纹(瓦当纹又名太阳纹),蜡花在一垂直线上,一个点卷云纹(俗称螺旋纹),一个点四瓣瓜米纹图案,边缘嵌上白、蓝布长条栏杆衬托。 白褶裙。上中下三节,穿至膝,上节无褶绉,中节五花而褶绉,下节以蜡染刺绣镶边且褶绉。 红绑腿,长一丈二尺,整条均有桃花,刺绣,鲜红耀眼,将小腿裹住,外缠花带流苏。 银饰,分头饰、领饰、手饰。领饰造型古朴大方。工艺精湛,塑成鸟身、龙体、兼雕响铃、刀、枪、戟、矛及花瓣等,栩栩如生,维妙维肖。 革家女盛装造型古朴,绚丽多彩,银光闪闪,显眼夺目,一派武将英姿,再现古代武将风貌。 女便装,系青黑色,大襟右衽,布纽、衣布齐膝,袖管窄小,袖口有蜡花镶边,外系胸围腰。围腰为黑底白线,绣有双勾花饰。多为浅蓝、浅绿色,以白镶边。两责侧有系带,带端有流苏。着长裤,青蓝色。妇女头挽椎 于头顶,罩以紫色丝网,系围蜡染对角方形头中、银抹额和织花头带。姑娘则头戴红缨珠帽,艳丽夺目。 男装。现代青、壮年着装与汉族同。昔老年人穿蓝底白花之蜡染长衫,今穿青、蓝二色棉布长衫。 女童装 为右衽蜡染花衣,外系辣椒胸围腰,头戴古式武士童帽,帽沿用银菩萨、响铃装饰。
  节日和禁忌 节日革家节日,“哈戒”即祭祖,谓之过节,是革家一个家族(宗族)的盛典。节日期间,各房族各户亲友前来同贺。 春节“踩亲”,即芦笙会。于正月上旬或中旬举行,男女老幼齐集,欢度佳节,盛况空前。 革家有过春节,小年(正月四十)二月初二(架桥或修桥补路),三月清明(扫墓),三月三爬坡、五月初五(端午)、七月半、九月初九(过重阳节)、冬至祭祖鼓等节日活动。 禁忌,男性吃食物忌沾染女人奶水;小孩忌到井边玩,房屋、庭院禁二人同时扫地;正月初一忌到水井挑水;正月间忌在房屋周围晒衣物;二月新修桥、路,忌女人先走;天空现彩虹忌到水井边挑水;家有病人,忌妇女进屋;老人去世,忌在床上断气。
  婚姻 革家婚姻为一夫一妻制。旧时婚姻形式由父母包办,包括幼年订婚和指腹为婚。严禁同姓婚或异姓同宗通婚。 革家婚姻历史经历三个阶段。明代前,实行胞氏族内婚,即在两个氏族内互相通婚,清朝改变了革胞族婚,。实行与外氏族同辈婚。即不是同辈人和不相当于同辈人不能通婚。这种制度限制了婚姻的缔结,使许多青年男女找不到对象,有的到三四十岁还未婚配。清乾隆年间,望坝当时的团首领廖公礅也刚召集十八寨首领云集重兴的“盖耶德”集会商议,一致同意废除“外氏族同辈婚”制,结果宰七条水牯饮血为盟。自此,实行异姓异宗婚配制,即:非同辈,只要年龄相当可以配婚。但其婚配制度为“包办婚姻”,仍然约束青年男女的自由。即在婴儿出世时有父母包办订婚,成人后婚娶。解放后,这种婚配制虽有沿袭,但男女一房不愿意,也可退婚。包办婚姻已逐步为自由婚姻代替。自由婚姻通过“布龙”活动或“踩亲”等方式使男女增进了了解和感情,最后缔结婚姻。 布龙活动。“布龙”为“阿布阿龙”简称,即谈恋爱。此种活动于逢年过节时,男女青年聚集于山坡、路口、村边寨脚,挑选情人。进行此种活动,在正月初二或初四、正月十五或十六和二月初二,姑娘烙春粑;三月爬坡,姑娘用竹蓝盛春粑或糯米饭和一碗腌肉与情郎同食;端午、重阳、姑娘提粽子、重阳粑与情郎享受。熟食食余,由情郎带回。若姑娘所钟情者,不与姑娘同食,姑娘则糟众人耻笑。解放后,男青年食姑娘糯米方式后,往往以物回赠。 踩亲。正月革家男女青年进行吹芦笙、跳踩亲舞,俗称“踩姑娘”。于吹芦笙时,男子为试探女子之心情,则以脚尖轻轻踩住女子脚背,姑娘若有意,便含情脉脉地一手轻拍男子之肩回敬,以示相爱。 对歌。为革家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方式之一。形式有两种,一是隔坡或距几十米远双双对歌,二是在家通宵对歌。即某一对男子(女子)到他乡作客。他乡女子(男子)便来与之对歌,由栽主主持对歌活动。 旧时革家婚姻缔结分三个层次。 择配。出生子女满月后,父母便为其择配婚姻。明、清两代改由父母选择门当户对人家,托媒到女方家提亲。女方家盛情留媒人用饭,表示同意,不留用饭则为不同意。 订婚。订婚日由双方商定。订婚仪式在女方家举行。届时男方派二男二女手拿蜡染手帕捆着雨伞,另带一只鸡、一升米、一件衣服及相当于二块银元的礼金到女方家订婚。女方家则备酒菜,宰杀男家带来之鸡,邀请亲属相配陪共食。宾主入席后,先由宾者端一碗菜,一碗酒交主人留存,并当众将礼金交给女主。女主当众公布礼金数额。毕,宾主共贺,席间“行婚酒酒歌”,。宾者于当日归,顺远路回,不绕道行。 讨信。择婚期,男方由一老人带一只鸡、一升米作礼物到女方家商议婚期。女方家不同意当年结婚,男方家于翌年再去讨信,礼品同。一年只讨信一次,一门婚事讨信不可超过三次。多为头年讨信,次年办婚事。讨信多年六、七月。双方商定好婚期后,便作好办婚事准备。 结婚。结婚时,男方以一只鸡、一升米及四两三钱白银作礼金。女方回赠男方糯米饭,以男方友亲伯、亲叔、长辈多少,则赠多少蓝糯米饭,并另赠夫家猪肉一块,以显体面。新娘衣裤由女方家自备,套数不等。 结婚有普通和“阿嫁”婚两种。“阿嫁”为古婚礼。 普通仪式即是男方聘请妇女二人,另挑担二人去迎亲。迎亲妇女须由公婆健在、儿女俱全、人品好、家庭丰足、能歌善舞者担任。新娘,席间要对答各种礼歌。不善对,不打发姑娘出门。迎亲妇女穿戴盛装。挑担者则由青壮年男子充任。是日,双方俊筹办酒肉招待亲友。迎亲者到女方家时,举行出嫁酒。席间,迎亲妇女唱“交银歌”,随之将白银四两三钱交与女方父母,女方家则有人唱“收银歌”。歌毕,主宾举杯共饮,祝贺婚姻美满。接着,迎亲妇女又唱“礼歌”、“赞祖歌”、“祝福歌”等。各方来宾也和唱。歌毕,打发姑娘出门,姑娘身着盛装,由哥或弟携着手绕火炕走三圈,至堂屋与亲友辞行,到大门,哥给姑娘一把伞带走。路上不准换手拿伞,到了夫家大门由一妇女给新娘接伞后方能进门,接伞者多为新郎生母,母故,则请一夫妻和睦、有儿有女之中年妇女代替。 新娘至夫家后,新郎家则请三亲六戚来吃喜酒。各路宾客均送新郎家三升米和一只公鸡,另送新娘丝绒或点蜡花的白布数尺,也有送衣料者。 “阿嫁”为古老的婚礼仪式,接亲除择选二妇女与二挑夫外,另请三男能能歌善舞者,其一充当亲家公,其二身背一棉被叫寨,另一人为打杂。女方家,歌舞通宵。而背棉被者则夜至女方亲友门前呤颂,先赞颂美满婚姻,后请女方亲友到女方家吃喜酒。翌日晨,送新娘出门。彼时,亲家唱各种礼歌,迎亲妇女则唱酒歌。凡参加送亲的人,女方家都要为其准备一支鸡腿或鸭腿及一团糯米饭,以示婚礼隆重。 婚后,新娘在夫家住数天回便回娘家,由新郎父母或姐妹送回。回门时,男方家赠女方家糯米饭和猪肉,另赠一块猪肉给新娘舅父,以示娘亲舅大。其舅得肉不食,又将其送给自己的舅父。层层转,至无亲舅止,此俗表明革家重视追溯母系血缘关系。 逃婚偷婚。革家男女婚约多于幼年订立,长大。爱情意愿不同,另与他人恋爱或结婚,男子谓偷婚,女子谓逃婚,处理方法为:女子和男子若未结婚,则请宗族首领仲裁,加倍退还未婚夫订亲礼品。若女子已正式结婚而逃婚,须赔偿原夫所耗资金的数倍乃至数十倍财物。男方另选婚配,原送女方订亲礼物,一律不退。 离婚。幼儿婚订,长成人后因人材丑陋,品质坏或由残疾,一房坚持解除婚姻,按族规“人一头,银一头”赔偿对方。因之,无力赔偿者,多走轻生厌世路,如若夫家对媳妇极端虐待。经多次劝阻无效,女方的舅父有权采取强硬手段,强迫离婚,任何人无权干涉,还可强迫男方赔偿女子劳动工酬。解放后,多依法处理。 续娶。姐(或妹)原已出嫁,因患病而亡故,若妹未嫁,妹可嫁姐夫家。寡妇准嫁他人。 添生。年青妇女生育地一个孩子,则大办酒席,宴请三亲六戚。革家称之“想竹母”,场面超过结婚酒。是是女方家才将陪嫁东西坐月的鸡、肉和衣物、背带等送去。主宾共贺,对唱酒歌,通宵达旦,男家为添生酿有一坛糯米酒或高粱酒,酒坛置于席桌上,插受一根竹管,女方首席客人先唱“摆解轰”(意为揭坛酒),歌毕,用竹管吸酒。依次入席者,逐一吸酒。吸毕,主宾且歌且舞,通宵达旦。
  丧葬 革家丧葬习俗,受汉族影响,但保持革家一些特点和遗风。 革家成人死亡,有儿孙者,临终时,须由儿孙扶其于铺有木板、竹席的地铺断气,忌断气于床上。死于床上,被视为无子孙送终。人死后,即派人到亲友家报丧。皆有有男青年担任,两人一组,由近及远。每到一家,有饭须吃饭,无饭须喝一口水才赶路。整容须用枫香树叶烧水给死者洗身。先洗身下,在洗面、洗头、理发。死者须作新衣。男着长衫,女着盛装。先穿裤后着衣,再穿鞋,再围帕等。死者已逾五十者,多戴白蜡花和红花刺绣布做成的花冠帕子、婿则送衣和白布垫单。长子、长婿所送衣、单稍长,按主宾、大小的排列顺序给死者穿垫。死尸停放于堂屋中央上方,首东足西,死者未婚,则停放于堂屋右侧,足向大门。于死者胸前放一块“归宗牌”,“归宗牌”长一尺许,方形,用红、绿、黑三色于青布上绣成。图案为“亚”字套“十”字。归宗牌又称之为盾,以抵档神刀鬼箭。其牌之上放一碗饭一双筷,饭内鸡、蛋、肉俱全。死者面盖一叠“钱纸”,撑红纸伞遮面,点一盏菜油灯照明。焚香点烛奠基。 凡12岁以上的死者,均请“开路师”为死者开路。开路由三人进行,开路师以一大公鸡为死者“引路”。迷信之说,为死者指去阴间之路。“开路”前,须为死者砍一根“归宗竹”,意为魂归还祖,掩埋死者时, 下端埋于死者墓穴头部,入地约三分之二。开路时,孝男恭跪于死者身旁,开路师挂长刀一把,一手提“引路鸡”,一手拿“归宗牌”,口念“开路词”,迷信谓之指引死者归宗还祖。 丧家宰杀牲畜迷信说法伴死者带走喂养。吊丧者所送狗羊,由“开路师”念咒祭后,牵到寨邻亲友家宰食,将五脏头等祭祀死者。死者一般急葬三天,有的择吉安埋。 出殡之日,房族各家和奔丧送葬者带饭菜三碗,由“开路”念咒交死者,送死者祖宗各一碗。事毕,“开路师”给生人退魂,又以卜挂方式“询问”死者,从孝男女中选一“特定送丧人”,一经认选后,众人挥泪送别。 出殡时,一人点火把领先,以示为死者照明;一人撒饭,给穷神饿鬼吃,使之让路;一人插路标,为死者引路;依次为开路师、背包袱者、孝子者、抬丧者。特定送丧者陪送死者出殡,死者出殡后,由年龄较大,“命好”的中老年妇女清扫房屋。革家袭古之习,凡有子女而亡者,死时牙未脱落的,须敲掉二颗门牙方能安葬,故称“凿齿之民”。 革家多抬尸于墓井如殓,入殓时以伞遮尸面,其腱,处清棺、整容等过程外,另放几分银钱于死者手心,谓之“买水钱”。盖棺后,孝男按大小顺序,从棺脚爬至棺头,哭叫死者三声,以示永诀。由“开路师”为死者“开门”。孝男大小顺序依次排列,各培土三撮,可先回家,由亲友掩埋完毕。死者安葬之第二日,孝男及亲友按“开始师”择定的时辰,以一只鸡于墓前宰杀,再未死者稍整坟墓。以120天维守孝期。孝期,丧家不能走访亲友, 不参加娱乐活动。满孝日,由孝子和亲友呼唤死者之魂走亲友作客,来回路均由“特定送丧者”或长子先行,天晴下雨均撑伞,一直往前走,遇人不说话,先到舅家,次走长婿家,吃一餐即回。 鬼师、开路师一类人亡故,均为未其“开天门”。即于大门屋顶开一洞,用红、白、黑三色棉线捏成一线,一头为死者右手牵拿,一头挂于“天门”上。以一白鸡敬神,使死者之魂由“天门”上天。 革家非正常死亡者、死于异乡者,家人须宰杀一羊敬神,为其“清洗”后,方可停尸于屋。

图片
脚注信息

 

版权所有 贵州苗生药业有限公司
咨询电话:0859-3190677    地址:贵州省兴义市丰都办丰都社区10组